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

95后CEO上央拒绝百万投资 已经成功实现融资

理财 时间:2015-01-15 14:16 点击: 作者:
[导读]70后的谢利明,身兼董事长、天使投资人、创业者数重身份,同时也被邀请到创业的组织、团体、联盟里担任导师,用他自己的话说“所接触的90后创业者不下百人”。” 另外,谢利明反映,和90后创业同样大热的创投圈子也开始慢慢地发生泡沫化。

  95年的CEO张议云和他的搭档,94年的刘若聪,最近在同学圈朋友圈火了起来,他们刚刚因为自己的创业项目“口袋兼职”被邀请参加了央视节目“创业英雄汇”,更火的是“在节目上拒绝了几百万的投资款”。用张议云的话说,“我们现在不缺钱”。

  TMT

  即人们常说的“互联网”(注意,不是互连网噢),是电信、媒体和科技(Telecommunication,Media,Technology)三个英文单词的首字母,整合在一起。互联网具体在四个领域的应用前景:移动互联网、社交网络、新媒体(主要是视频)和电子商务。

  天使投资人

  最早出现于19世纪的美国百老汇,那里的富人们经常出资赞助一些有社会意义的演出。对于那些充满理想的百老汇演员来说,这些赞助就像天使一样从天而降,让他们的理想走向现实。

  在商业和时尚杂志上穿着顶级男装拍照的成功人士和互联网上的大V,曾经是天使投资人在中国的第一个形象标签,这个印象来自徐小平、薛蛮子、沈南鹏、蔡文胜、李开复、雷军、何伯权等人。

  一纸计划书获百万天使投资

  能如此有底气地说“不差钱”,当然是因为张议云和他的团队已经成功实现了融资,“从去年启动这个项目到现在,已经实现了两轮融资,一轮50万,一轮几百万吧,具体数字我不能透露”。虽然只是95后,但是张议云外表上看上去很成熟,对融资也有自己的看法,“像我们这两轮的投资人,他们都没来过我们公司,只是听了我们的项目。我讲的东西他们能懂,也愿意相信我们,这个很重要,不像很多投资人问了很多问题,还要监管很多的东西,这样的投资人我不喜欢。”张议云说自己在选投资人的时候,气场合不合很重要。

  没看项目就拿到资本的不只张议云一人,微情APP创始人邓佳鸣也是靠一纸商业计划书获得了100万元的天使投资;而男朋友卫生巾在产品没有面世前,也靠创意获得百万元的天使投资……毫无疑问,90后创业者享受着这个时代的资本红利,特别是移动互联网领域,90后更受资本圈的欢迎,IDG资本早在去年4月对外宣布成立1亿美元规模的IDG90s基金,目标直指90后创业者。红杉中国创始人沈南鹏曾在公开场合表示,TMT领域早期创业项目已到了85后、90后主唱的时代。

  90后创业者普遍认为钱不是最重要的

  尽管90后与资本相遇并不像牛郎织女会面那样艰难,但是更多的融资机遇并没有让90后创业者掉以轻心,至少,在面对金钱到来的时候,他们表现出的态度不像他们的年龄那样稚嫩。张议云在回答为什么拒绝央视节目的百万融资时表示,“我们也不知道接受了融资后他们会提出什么条件”;而“七爷租车”创始人纪帅则引用他人之语来表达自己与融资人之间的关系:“有翅膀的人不一定是天使,也可能是鸟人”,纪帅说所有的创业者在和融资人谈判的时候,都要做好对行业的了解,对自己所做项目的了解,这样才能保证不在谈判中失去话语权。

  对于钱的态度不仅表现在90后创业者谨慎接受投资上,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认为“钱不是创业中最重要的元素,钱的作用是加速推进项目的进展,最重要的元素是人,是团队”,而在收到投资后,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大多与自己的项目有关,要么“做产品样本”,要么“扩大公司规模,租办公室、招人、推进项目速度”。

  投资人认为90后创业者大多浮躁

  尽管90后创业者在接受采访时,表现出对金钱的态度是冷静自持的,但是花钱的天使投资人们或许并不这么想。

  70后的谢利明,身兼董事长、天使投资人、创业者数重身份,同时也被邀请到创业的组织、团体、联盟里担任导师,用他自己的话说“所接触的90后创业者不下百人”。与创业者对自己的评价正相反,谢利明认为大多数的90后创业者正是被金钱蛊惑着:“从我的切身体会来看,大多数90后创业者是浮躁的。在我接触的案例中,有一个普遍的现象:90后组建了一个创业团队,有了一个项目的轮廓,但却没有扎扎实实地做出实在的东西来,反而是看到资本市场上很多融资和变现,心思放在不停地融钱让公司的壳子撑起来,最后把公司卖了。”谢利明不认同这样的创业者:“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以后要干成什么样子,而是通过创投的这个途径,到外面吹吹牛,赚点钱,满足自己的虚荣心。”

  另外,谢利明反映,和90后创业同样大热的创投圈子也开始慢慢地发生泡沫化。“目的不再纯粹地陪伴一个创业团队的成长,而是依靠90后创业的噱头,对外进行包装、宣传,等待下一轮的人来接盘,投资人就可以实现退出。”

  即便形势如此,谢利明表示,他仍然选择相信这群有激情、有梦想、视野开阔的年轻人,所以就算身兼数职让他的每天都忙碌无暇,仍然挤出时间来担任这些创业团体的导师、参与他们组织的活动。“希望可以帮助他们去成长。”

  投资人怎么想?

  思伟创投合伙人崔麟平均一年要看200份到300份商业计划书,就他的个人经验来说,这些项目的信息来源主要有三个渠道:

  A 曾经合作过的企业CEO或专业的服务提供商的推荐;

  B 风投界的同行为寻求新一轮投资的推荐;

  C 自己和团队成员主动搜集寻找。

  这三种信息渠道的来源比例约各占1:3,对项目的信任和重视程度也按照这个顺序依次排列。

  创业故事

    责任编辑:全媒体小编

    相关阅读

    精彩评论

    扫一扫 更健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