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内焦点 观点评论 正能量 反腐前沿 社会

内江“水上司机”守望28年 每天跑12000米(图)

社会 时间:2015-01-15 14:04 点击: 作者:
[导读]短短的头发,黑色的耳罩,鼻尖微红,手背洁白,手心黑乎乎,坐在驾驶舱里的陈华良鸣响汽笛,转动着方向盘,调转船头,向对岸进发。

陈华良师傅正在渡船上售票

  “大洲坝儿能跑马,三元井转弯弯儿你要顺到划耶,七家滩抱到大脚耍哟,白马庙的摊儿一饼粑耶,椑木镇的娃儿光胯打哟,龙门阵的女娃儿看到就打哈哟……”这是“沱江船工号子”传承人李远辉眼中的内江水运。

  虽然,如今的内江难觅“千帆过境”的场景,但在甜城湖上,还是能捕捉到上个世纪内江水运的影子。打开电源,加油门,启动马达,转动方向盘……一整套动作,娴熟而流畅,49岁的“水上司机”陈华良与这片水域打了28年的交道,在甜城人心中,陈华良们扮演着“内江水运”历史传递者的角色。

  以水为伴船为家

  “水上司机”每天要跑12000米

  昨日上午10点,甜城湖东渡码头,河风呼呼地刮,薄雾还未散尽,在湖面上翻滚。等待在东渡码头的人们缩着脑袋,哈着气,正等待着对岸一艘渡船的靠岸。

  短短的头发,黑色的耳罩,鼻尖微红,手背洁白,手心黑乎乎,坐在驾驶舱里的陈华良鸣响汽笛,转动着方向盘,调转船头,向对岸进发。这就是49岁的甜城湖“水上司机”陈华良的工作环境:以水为伴,以船为家。

  几乎每天早上6点过,天还没亮,陈华良便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。当他开着船从北渡码头到达东渡码头时,已经有一两位“上班一族”等在岸边了。

  “第一趟哪怕只有一个人,都得立即走。人家要上班哒,肯定是赶时间噻!”陈华良说。

  自东渡码头从上月恢复航运以来,陈华良每天要摆渡大约300人次,来回大概30趟。细细算来,直线距离约200米的对岸,对陈师傅而言,就相当于大约12000米的行程。

  与船结缘28年

  吃喝睡都在船上 因此患上风湿

  开电源,加油门,启动马达,转动方向盘,对于陈华良而言,这一整套动作,娴熟而流畅,在乘客眼中都在“悄悄”进行着。每一趟的出发、到达,他都从容而淡定。

  陈华良说,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他便走上以船营生的道路,拉人,也拉货。从最初的木桨到手摇式发动机再到电力发动机,设备的更新换代之中,陈华良的青葱岁月也随着江河之水流走了。

  算起来,他和船打交道已经是第28个年头了。工作日里,他一天24小时几乎都在船上度过。

  中午,他和同事在船头吃午饭,桌子是一个小柜子。“饭在船上做,菜是头一天晚上炒好的带到船上,中午和晚上热一热也就吃了。”

  由于常年生活在水上,陈师傅已经患上了风湿。他笑着说,好在床已经是钢丝床了,比起以前已经好很多了。说起这份工作,陈师傅说自己与船与水打了多年的交道,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和工作环境。

  “现在的年轻人基本上没得人愿意来干这个,站都站不稳,尤其冬天,风又吹起,冷得很!”陈师傅告诉记者,在他们的船队伍里面,年纪最大的已经60岁,他还算最小的。

  当记者问到对开渡船是否有过倦意时,他显得不知如何表达。只是说干这行很久了,偶尔会有点疲惫,希望乘客能够对他和同事多一点理解和尊重。

  遇落水者必救

  是船司机更是救生员

  每天开船之前,陈师傅都会对船进行“体检”,他说:“这种事情不能马虎,关乎到乘客的安全。人家来坐船,肯定就要把人家安全送达。”

  他是船司机,更是一名救生员。

  他记得有一年夏天,江边有四个小孩,年纪最大的不超过10岁,最小的估计5岁,他们在玩水打闹。正驾船靠岸的陈华良看见了,立即敦促孩子们离开,可是孩子们不听话,而就在此刻,意外发生了,一个5岁左右的孩子不慎跌入水中。

  “那个娃娃在水里头,都往底下沉了,喊又喊不出来。我船都还没停稳,衣服都来不及脱了,直接就跳下去,把他拉起来。”陈师傅说,每年,江边几乎都有人会掉进水里,而自己也无法弄清楚到底多少人被他救起了。陈师傅表示作为一名船司机,救落水者本身就很平常,自己也不会在意,更不需要大肆宣扬。

 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从内江市航务管理局了解到,像陈师傅这样的船司机不止一个,他们有的在北渡码头,有的在东渡码头,有的甚至在沱江这片水域的任何角落。

  记者 罗尹 实习生 姜晓凤

    责任编辑:全媒体小编

    精彩评论

    扫一扫 更健康